满洲里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意甲

纯黑色的江湖第三十四章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08:58:56

纯黑色的江湖第三十四章

兰草的香气因为过于芬芳而被风摧毁,玉石的纹路如果过于细腻就会容易折断。这句诗还有后句,物忌坚芳兮,人讳明洁。阿福心中流过一丝淡淡的哀伤,段兰薰纵然天生丽质高洁自奉,却最终丢了她的爱情,丢了自己的性命,而一个公道却还要那个不讲规矩的前男友来讨还!当初屈原投入汨罗江之时,又是何种悲愤不甘,此时的阿福算是体会到了那种心痛。

“如果您允许,我可以去祭奠她吗?”阿福问道。

“当然。”

“我非怜其命运,而是敬她气节!”

“谢谢,现在我也只能说这两个字了,以后有事跟我说一声。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。”周咸通跟他们俩挨个握手。

“叔叔慢走。”徐璧秋的声音还是那么甜腻。

阿福也站起来跟着送行。耳机里传来左时雨的声音:“那是个托儿,别理他,送她回座位,开始聊天。”

阿福差点想脱口而出,聊什么?节奏全乱了!

左时雨心中暗骂这女人真是狡猾,第一次约会顺水推舟来了这么一手,把他好不容易设计的幻象突然就打破了。周咸通当然不是她找来的,但能不能见到周余福却要通过这个女人,只要她说没时间,就算周咸通再想见也不得不另找机会。

高手!

左时雨叫了一壶茶,冷静下来,没关系,气氛被破坏了,但可以重新营造,阿福身上的衣服可不是假的,这些天的西餐礼仪也不是白练的。

“大福,周叔叔时间仓促,你别见外,我给你倒酒赔罪了。”

阿福的额头上在冒出冷汗,现在不能冷场,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“你倒酒挺专业的。”

“也没有啦。”

“你倒酒的时候标签向我,倒下的红酒刚好盖住杯子最宽的地方,再加上你这一转一收,滴酒不漏,必定是酒精考验的战士。”

“大福你这么懂?”

废物测试!女人在交往时很喜欢这样给男人压力,观察对方的反应。没有经过训练的男人很可能会照着她的意思回答下去,说自己怎么懂,那你就完蛋了。这是双关语,加重了语气,背后的意思是,你好像比我还懂啊!

“小懂。”

小懂,这个词算是生造的,要么不懂,要么说懂一些,这小懂是什么?徐璧秋不由得起了疑惑。

“大福你挺逗的,小懂是多懂?”

“小董是麻通啦!中国畅销产品,又酥又脆。”阿福接着圆谎,“当初我逃脱食人族,过沙漠的时候就吃这个。”

“天啊!食人族吗?”

左时雨松了一口气,过关了!徐璧秋什么人?办公室负责接待的!给多少领导倒过酒,喝过多少陈年拉菲,你跟她说红酒不是暴露自己无知嘛!阿福趁着她疑惑的档口,三言两语就引到非洲,这地方她不熟,别说食人族,就算说遇到恐龙也是可以的。不过,貌似小爱他们曾经也是食人族嘛。

“那酋长还是个女的呢!”

“那你没被吃掉啊!”徐璧秋瞪大了眼睛,身体前倾,领子松开一个纽扣,白色内衣隐约可见。

“还好,那酋长会中文,她跟我说,让我不要怕,他们现在已经吃素了。”

“原来这样。”徐璧秋松了一口气,起伏的胸部平缓了下来。

“然后她又说,其实植物人的味道还是蛮不错的。”

徐璧秋咯咯直笑,为了不露牙齿,她右手抬起,遮住自己的红唇。

“傻瓜,你终于猜对了!”阿福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灯光黯淡,徐璧秋的脸随着变幻的灯光阴晴不定,这是她第一次被人叫做傻瓜,眼中隐藏不住的锐气咄咄逼人。

“你才傻瓜?”

“不信?那我们做个游戏。”

“做什么?!”

左时雨嘿嘿一笑,徐璧秋官场人场都算名师高徒,只是从小生活在象牙塔中,情场却是新手,前面几个对答就是为了勾起她的情绪变化,一个食人族玩笑是让她放松,又显示自己见多识广,现在一个“傻瓜”让她又陷入自证清白的境地,情绪从高兴一下子摔到不忿。接下来,阿福这一手就是他左时雨成名绝学。

“传说吉普赛人有种魔法,叫做灵魂触碰,只要我比你聪明,又心意相通,我就能猜出你心中所想。”阿福神秘的说道。

徐璧秋半斜着眼珠,满是不信,但抑制不住好胜心,一口闷下杯中红酒。“来!谁怕谁啊!你要输了怎么办?”

“任对方处置。”

“好!我让你好看!”

“那我说规则了,不许耍赖哦。”

“当然!”

“现在我们建立灵魂链接。”阿福话音未落,便将声调放低、放缓,眼睛紧紧盯着她的双眸。“不许躲开哟。”

徐璧秋碍于面子,心中本就忐忑,现在不得不和男人目光相对,未过几秒就已经满脸通红。

“现在……调整你的呼吸,和我保持一致。”

呼吸急促!徐璧秋慌了,难道真的有灵魂吗?她勉力调整呼吸,心跳声却是越来越大。

“好了,现在伸出你的右手,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某一根手指上。”

徐璧秋已经被这种暧昧的气氛弄得芳心大乱,不自觉的就按照阿福的话走,将注意力集中在她的中指上。

阿福把自己的每一根手指触在她的指尖,轻轻拨动她的手指,纤纤玉手,多一分少一分都嫌不够妩媚。“我摸到了你的灵魂。”

徐璧秋触电一样收回右手:“你……你看到什么了。”

“你的灵魂刚才就在右手的中指上!”

“啊!”徐璧秋惊得说不出话来,刚才意乱神迷的时候确实看得是中指。

“傻瓜,你还很坏呢!”阿福坏笑着说道,暗示徐璧秋是在竖中指。

“你才是坏蛋!”

“那可算我赢了?刚才你说,输的一方要怎么来着?”

“不许有非分之想!”

“咦?我冰清玉洁,不懂非分之想的。”

徐璧秋几乎崩溃了,脸一直红到脖子根,几个回合,她的心绪就被扯得七零八落,一会儿上天堂,一会儿下地狱,现在又不知道对方要提什么要求,心绪更加躁动不安。

“老板,找借口停止约会,吊着她,让她多想一个晚上。”左时雨说道。

真坏!阿福心里狠道。“傻瓜,我还没想到怎么处置你,下回再跟你说,啊。”

“不行!”徐璧秋嗔道,两只漆黑的眸子一闪一闪的,满是不服。“我得赢回来,我们玩猜谜!我先出!”

“广州医生,打一春秋人物。”

“百里奚。”阿福半闭着眼睛说出答案。

“怎么这么快!”

“广州城又叫五羊城,五羊大夫,谁不知道哟。到我了,母老鼠,打一字。”

徐璧秋咬牙切齿,差点想翻出手机。

“不用百度了,我自己出的,上面没有。”

……

“要不这样,我先吃,给你一天时间慢慢想。”

“不行!你吃光了我不亏死。”徐妹子好胜之心一起,什么都抛到九霄云外。

“这么能吃,你会做饭吗?”

“当然了!”

“小傻瓜,做饭有三种,一种是做得好的,一种是做得吃不死人的,还有一种是有可能吃死人的,你是哪种?”

“我做个饭吃死你!”

左时雨又笑,上当了吧!这个段子背后就是你给我做饭的心理暗示,要是你专注在好不好吃,那就已经入瓮了!

阿福不说话,只是故意加快嘴上的速度。徐璧秋心中疑惑,她本也是个聪明人,只是方才心绪不平才连中陷阱,现在一想才知道自己又中了一个套。她说要做饭吃死阿福,阿福闷声就吃,这不就是暗示她,人家宁可吃死,也不想她给自己做饭。还是个哑巴亏!

高!左时雨把那杯果汁一饮而尽,这一手他没有教过,阿福因势利导来了一把无声胜有声,境界又高了一层。“老板,差不多了,下次再约!”

“傻瓜,好像没吃死我呢?”

“不是我做的好吧。”

“那你做给我吃啊。”

徐璧秋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:“做就做,我做你就要吃光。”

“那可不行,多少人离不开我呢,你赔得起吗。”

“是不是那个玛拉顿公主?”徐璧秋言语之间突然有了些恼怒。

“人家已经加冕了,现在是酋长,而且还是天神。”阿福假装神秘兮兮的告诉她,“夜深人静的时候,神就会跟我说话呢。”

“停!渗人,不说这个了。”徐璧秋突然换了个表情,“我觉得周叔叔有点不对劲。”

“干嘛突然说起这个?”阿福回想起刚才那位大叔,虽然藏得很好,却仍有些不甘心的表情。是了!徐璧秋都看出来绑架杀人案有问题,这么个老江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。

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因为他一直在这边,现在去了北京的缘故吧。”

“他从小对你很好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船上的老鼠!阿福突然想到这个典故,一艘船要沉,总是老鼠先知道。市长大秘书,要想继续升官,驻京办确实算个好去处,但不是最好的去处,区委书记的位置岂不更出成绩?调任驻京办,他在躲什么?这么一个红人,他害怕什么?

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

注:本题材为连载小说,每周二、周五更新一次,希望各位读者能一直支持,有什么好的建议欢迎各位在留言区给我们留言,谢谢!

伟哥_白云山金戈和美国伟哥的区别?带你见识金戈有多硬!

万艾可的副作用_伟哥的副作用有哪些?常吃伟哥有何危害?

甲磺酸西地那非

枸橼酸西地那非的副作用

相关推荐